分類
NMN的效果

為什麼開飛機和常坐飛機的人,都應該用NMN的DNA修復功能來幫助對抗太空輻射和紫外線傷害

北京時間8日10時21分,SpaceX 獵鷹9號重型火箭從加州中部的範登堡空軍基地升空,第二次成功將阿根廷一顆地球觀測衛星送入太空。

人類現役最強的運載火箭在升騰的烈焰中橫空出世。——這次全球矚目、激動人心的發射任務,不但圓滿完成了將Elon Musk的粉紅Telsa跑車和一個水晶永久圖書館送入火星與地球軌道的艱巨任務,還順利回收三枚助推火箭中的兩枚,獲得了巨大成功。

坐在特斯拉跑車儀錶盤前的仿真太空人Starman,代表著地球上所有永不放棄永不止步的探索者,飛往火星。並將從此在火星和地球之間永恆奏響《Space Oddity》。

站在大宇宙時代徐徐開啟的幕簾之下,我們眺望星辰大海的征途,仍然有許許多多的困難,橫亙前方。其中一個就是,如何對抗載人航太中必然會遇到的致命宇宙輻射

這一研究的重要意義,不止在於完善火星計畫。它跟包括登月在內所有航空航太的前沿探索帶給全人類的各種福祉一樣,對我們的日常生活,也必將產生巨大影響。

2013年,為了弄清楚來自太陽風和宇宙射線的輻射對飛行人員會有多大的危害,NASA開啟了一個持續四年的大調查。研究者們將輻射感測器安置在265架飛機上,這些飛機飛行的海拔高度能達17.3km,感測器將時時記錄飛機在不同海拔和不同緯度所受到的宇宙輻射量。

到2017年專案結束時,研究者們從這些測量儀器裏獲得了海量數據。研究表明,由於大氣更稀薄,更接近外太空,高空輻射確實比地面高很多。而且飛行時間越長、飛行高度越高,來自宇宙射線的輻射劑量就越多。

這一實驗結果符合預期。因為科學家們早就知道搭乘飛機受到的輻射劑量,取決於搭乘飛機的時間及地點。

一般來說,要達到照一次X光胸片的劑量,在極地高空需要飛12.5個小時,中緯度是25個小時,赤道飛行則是100個小時。

然而,令科學家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次研究探測的劑量遠遠超過以上標準,至少在6次高緯度地區的高海拔飛行中,輻射量會陡然增加到科學家們預計輻射量的2倍。

由於坐飛機是大多數人旅行的首選,這就意味著假如我們經過這些輻射雲時,會經受更高的輻射量。

曾經有個盛極一時的謠言,說是坐飛機一次相當於10次胸透,各方專家都已經證明是無稽之談。此外一次胸透的致癌風險僅有一百萬分之一,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影響較小。

但是對於那些經常乘坐飛機一族,比如飛行員、機務人員,以及一些懷胎不足三月的孕婦,或是經常出差搭乘洲際航行的航程,需要經過極地上空或輻射雲的旅行者,來自高空的輻射量依舊是非常危險的。

根據一份發表在美國權威期刊《眼科學檔案》2005年8月號上的研究,與非飛行員相比,定期航線的飛行員患細胞核白內障(一種典型的與老化相關的白內障)的危險在不斷增加。而這種危險的增加與長年累月暴露於宇宙射線輻射有很大關系。

2016年12月,哈佛醫學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及其同事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的Lindsay Wu博士率領的團隊,憑藉對一個生物學問題的突出解決方案,從NASA舉辦的iTech大賽300個參賽專案中脫穎而出,獲得大獎。該團隊在發現DNA修復和細胞衰老過程中的一個關鍵信號之後,繼而研發出了被稱為NMN的藥物。

通過幫助修復受損的去氧核糖核酸(DNA),NMN不但成為了目前人類用來逆轉衰老最有力的工具之一,未來還可能為火星上的宇航員提供保護,使他們免受各種宇宙輻射的傷害。

就像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煙霧檢測器、濾水器、食品乾燥劑、家電節能系統、抵禦有害射線的太陽鏡、鑽頭和無線電設備等等都來自於阿波羅計畫一樣,大眾接觸最多的購物計價用的條碼也是航太技術傑作之一。它最初是美國為控制阿波羅計畫不計其數的組件而發明的。

航太技術還給人們帶來了心率表、鐳射手術、數字溫度計、重症監護病房,以及用於顯示疼痛和發炎部位的彩超等設備和技術。你我現在有時髦舒適的氣墊運動鞋可穿,有豐富多樣的脫水蔬菜和果乾可吃。都應該感謝半個多世紀前的冷戰時期,那些傾國之力把人類送上月球的宏偉壯舉。

技術的進步與發展,我們對未知空間的好奇與探索,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地球上每個人的利益和幸福。

在此,致敬所有不忘初心、追隨夢想的探索者和漫遊者,也致敬所有那些讓夢想得以起飛的跑道、發射架還有整流罩……

發佈留言